您现在的位置 > 949健康网 > 美容频道 > 香水 > 香水艺术 > 正文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香味

2009-09-13  949健康网 949949.com

“这么说香水的主要成份就是香精?”
  有的时候,她甚至会在实验室里像游戏般调一些自己想要的味道,当然,只是偶然玩一下。
  “比如要设计一款夏天清新感觉的香精,我会选择小仓兰、木樨、铃兰的香味,因为想到夏天、雨后这几个词语,我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一片绿色的草原上,带着水滴的铃兰的画面,泥土和树木的味道都散发出来,一片安宁祥和,那种味道,是‘绿色’的。”
  George说这句话时的意思是,他
的鼻子并不比我的非凡。但他没说明,为什么他没有一个非凡的鼻子,却有比我高得多的年薪。我在采访结束的时候意识到,一个顶级调香师的才情是不可以用数字来量化的,比如他能闻到多少种味道,我能闻到多少种味道。这就像两个人认字可能一样多,但文书就是文书,诗人就是诗人。
  Rachel 告诉我,她办公室里的样品,有些是用她所在公司的原料生产的,例如BodyShop和AnnaSui;还有一些是她从市场上搜集来的样品。研究市场上流行的香型,研究各大品牌新推出来的当季香味流行趋势,这是评香师所要做的。
  “它们是完全不同的工业领域。香精仍然属于原料,而香水已经属于成品了。在香水或香熏精油中,香精是最重要的原料,再加上其他基体配方,例如酒精、定香剂、水……才能制造出更高一层的产品。”
  因为做了这一行,Rachel 养成了出席派对、宴会,或者周末出游的时候都擦一些香水的习惯。“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味道,选对了香水,会帮助你强调出你的个人气质。”几年以前她最喜欢的是花香型的香水,年轻而芬芳,例如Kenzo、一生之水;现在她更喜欢的是带有甜味和暖和感觉的香水,比如Cavalli。
  相对于调香师来说,评香师的准入门槛相对要更加低一些。“调香师一般都是具备化学知识背景的,而评香师则几乎不需要专业背景。”你想得到吗?Rachel 是学英文的,她熟悉的评香师有很多都是学英文的。“大概因为这一行,国
外要比国内领先很多。而语言上的障碍排除了,在学习和更新上,就更加轻易吧。”Rachel 说。
  “你需要把这些全部都记住?”“这是我工作的必须啊!就像你要当记者,总得学会写字吧?所不同的就是,我要学写的字,永远有新的在出现,我学一辈子也学不完。”
  George说,从某种意义上说,调香师也可以算得上是半个植物学家。
  “护肤品会选择尽量淡的香型,主要是怕跟香水的味道发生冲突。完全无香倒也没有必要,在不擦香水的时候,淡淡的香味有助于保持一个好心情。”
  “我们更多的是品牌学习、形象学习,所以要不断地闻各种产品的味道。这样才能为客户确定,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样的香型,也才能确定调香师调整出来的香精,是缺了一点水蜜桃般的甜蜜,还是多了一点郁金香般的华丽。”
  但是George可以。鸡蛋花有一种海滩的味道;而玫瑰是五月清晨,花园里的露珠,带着一种正要预备盛开的、含苞待放到张力最大那一刻的激动,一切最好的东西就要跟着来了——这是他的形容。
  “假如把我的工作比作在厨房里做一道大餐,那么这些瓶瓶罐罐就相当于无数的食材以及调味品,我要做的就是不断地试验,然后找出最佳的搭配组合方式,找到最好的味道。”George说。他向我展示了两款香精的配方单,其中一张列着大约数十种原料,另一张大约有 二十几种。“这一种原料是水蜜桃味的,0.5毫升;这一种是杏仁味的,0.7毫升;这一种是亚洲茉莉香味的,0.5毫升;这一种是玫瑰香味的,1毫升;这一种是柑橘味的,0.5毫升……”George如同说绕口令一般。我决定在被他彻底说晕之前打断他——“嗨,估计我看上一天也没办法搞清楚它们谁是谁了,能不能简单地告诉我,你是怎么弄出这张单子的——我的意思是说,你怎么样才能确定要用哪一种原料,每种原料的用量又是多少呢?”我说。
  比起感性的调香师来,评香师可能更加理性。“每个调香师因为自己的个人经历,对于气味会有他自己的偏好。比方说,假如一个调香师从小有一个非常凶狠的祖母,而那位祖母又爱用熏衣草味道的香水,那么可能这位调香师就会很不喜欢用熏衣草的味道来做原料。但是通向同一种味道的调配方法有成千上万种——就像调颜色一样,要调出紫色有很多种方法。每个调香师都可以在调配的过程中玩他们自己的小游戏,多加一些这个,或者减少一些那个——而我们要把握的原则是,调出客户想要的味道。”
  Rachel 定时会收到国外的同事发来的最新资料,介绍最新的顶级品牌香水发布,包括款式、香型——这些资料,来得通常比香水(在国外)正式上柜的时间要早。香水上柜后,Rachel 还会收到国外寄来的小样,让她们了解,那种用“sweet/green”之类的词语来描述的香味,究竟是什么样的。
  “嗅觉就是这样练习的。每一种味道都有它自己的个性。当你闻到某种味道的时候,和它相关的一些画面会浮现在你的脑海中,它给你带来或快乐、或悲伤、或紧张、或痛苦的记忆,你有意识地记住这种味道,当再一次闻到时,这些画面就会跑出来,告诉你这种味道的个性是什么。这就是嗅觉的记忆。”
  “不需要什么非凡的技能吗?比方说,一个非凡灵敏的鼻子?”
  在George的办公室里,他给我看他最近在看的书。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植物的图片以及文字介绍。从学习当调香师开始,George天天要做的就是了解一种植物的特性、有什么味道以及当它和其它东西混合,味道会发生什么变化,并记住它们。“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新的植物被发现,有一种新的植物,就有可能提炼出一种新的味道,也就意味着香精的原料又多了一种。”他指着图片告诉我欧洲茉莉花与亚洲茉莉花的区别,欧洲的香味更加清淡,而亚洲的茉莉则偏向于浓烈而甜美。
  广州印象——鸡蛋花的味道
  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  说到调香师和评香师之间的工作配合,Rachel 给我们打了一个比方。“假如拿服装设计来举例子的话,调香师相当于服装设计师,而评香师相当于个人形象设计师。例如有一个客人来做衣服,告诉了我们他想要一套西服,那么我们就根据他个人的形象气质,以及他订做的衣服所出现的场合,甚至包括他的订做预算,制订出这套西服的设计要求,再把这些要求——例如,是要走休闲风格,还是要庄重成熟;要经典款式,还是要前卫时尚——告诉服装设计师,然后再由设计师来画出具体的服装图样。”
  George又大笑起来:“调香师是非常高薪的一种职业——要是我能把那些告诉你,那你也就能跟我一样值钱了!不过简单说来,就是不断地尝试。我所做的试验,其中有99.9%的结果是要丢进垃圾箱里的,只有区区的0.1%才是可用的。当然工作了多年之后,我的经验、我对于原料的熟悉程度会有所提高,但工作的过程其实还是那样——不断尝试,不断调配。”
  “不需要。难道你认为我长了一个狗鼻子?其实没有那么神秘,大家都是一样的,经过练习,嗅觉会越来越灵敏。假如你像我似的,已经干了几十年,你也一样可以从一瓶香水中辨认出复杂的香型成分,是蔷薇还是茉莉,是果香还是木香——你也会具备那种非凡技能的。通常说来,我对鼻子的保护也就是——不随便让人打它。”
  一种味道的配方有成千上万种
  难道你认为我长了一个狗鼻子?
  调香师等于半个植物学家
  “那些大品牌香水会选用一些非凡的、难得的原料,他们会对原来香精的配方做出修改。而且香水生产过程的留香、挥发性也是香精所不能比的。”
  “那你们也可以调出Channel No.5了?”
  淡淡的香有助于保持好心情
  评香师就是找到适合某个人的味道的人。调香师闻的是原料的味道,而评香师要不断地闻各种产品的味道。这样才能为客户确定,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样的香型,也才能确定调香师调整出来的香精,是缺了一点水蜜桃般的甜蜜,还是多了一点郁金香般的华丽。
  和George的实验室里摆满了贴着标签的原料瓶不同的是,Rachel 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各种食品、饮料、化妆品、洗涤用品、牙膏等等形形色色的产品。其中还有大名鼎鼎的BodyShop 和AnnaSui。我们的对话,也就从这里开始(注:以下楷体为记者问话)——“从George调制出来的一款香精,到AnnaSui 的娃娃头——也就是说,从香精到香水,还有多远?”
  “你也可能成为调香师”
  自看过那部叫《香水:杀手的故事》以后,制香在我心目中便有了神秘色彩。在我想象中,调香师都应有着让-马普蒂斯特·格雷诺耶那与生俱来的非凡嗅觉和天才想象力,只需站在工作室内吸一吸鼻子,然后伸手抓来一大堆他根本不需要知道里面装的香料名称为何的 瓶子,把它们一一打开,随意地将香料倒进一个小瓶里,摇匀,一瓶令世人趋之若鹜的香水便就此诞生了。
  从香精到香水有多远
  George没向我透露他到底值多少钱。不过我得知,一个国际顶级调香师的年薪是100万美元。
  他说来到广州之后,有一种植物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——鸡蛋花。
  一个对香料如此熟悉,整天泡在各种气味里的女性,会不会在选择护肤品和香水时非凡挑剔?就像时装业界的人,必然对于自己的衣着苛求一样。
  George在知道我关于调香师的假想后哈哈大笑。“经过练习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调香师。”他说。
  George和我说这段话的时候,我们正呆在他就职的德乐满公司的实验室里。德乐满是一家德国的香精公司,在全世界香精行业排名前十位,德国排名第二。
  实验室里有一股极为强烈而刺鼻的味道,相信普通人只要待上两分钟就会有夺门而出的冲动,但这就是George的工作环境。George告诉我,我觉得刺鼻的味道,是实验室里摆满的贴着标签的瓶瓶罐罐散发出来的,这些瓶瓶罐罐里装的就是合成香精的原料,这其中有从自然界的植物中提取的天然香料,也有化学合成的香料。而他的工作,就是要在这么多的原料中,挑选出少到几种,多到几十种,确定各自的含量,按照比例调和在一起,组成具有一定香型的香料混合体,也就是香精。
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味道
  在见到法籍调香师George和中国评香师Rachel之前,我甚至猜想,他们在平日生活里,一定都小心翼翼地避开气味太过强烈刺激的环境,甚至他们都会为自己的鼻子买上天价保险……
  调香是服装设计,评香是形象顾问
  据说,一个正常人能够分辨的气味有1000-4000种,但假如要我来形容鸡蛋花,可能我只会说,它有一种淡淡的甜味,你要问我它和玫瑰的淡淡甜味有什么不同,我虽然感觉到了不同,却没办法用语言把那差别形容出来。
  George对于气味的描述是如此的感性。以至于我想,要成为一个出色的调香师,大概有没有一个狗鼻子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,要具备艺术家一样丰富的想象力,把握时代脉膊的敏锐洞察力以及不同凡响的创造力。就像画家用想象力和画笔绘画,音乐家用想象力和音符作曲,调香师就是用想象力和数千种香料调制出香精。而这种想象力、这种艺术天分,大概关系到一个调香师最终能获得多大成就吧。
综合
香水艺术资讯点击排行